从我是一名小学生的时候,我就开始希望得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域名。那时自己没有什么可自由支配的财富,得不到大人的支持就只能寻找免费的。然而免费的代价自然就是域名烂且不稳定,我曾经用的最多的几个免费域名提供商现在全倒了。

到了大学,生活开始独立。域名是可以自己买了,但可以看的域名却基本注册不到了。独立博客的info是因为com被注册不得以而用的,现在这个com标价88.8888万……其实我曾经有个机会拿到这个com——前com持有人在域名过期前曾联系过我,不过当时我没理他,打算等它过期自己注册。后来这个域名确实过期了,可是被别人抢先注册了。

其实选择“aiexp”这个名字前,我也曾考虑过用我的名字拼音.com,可是无论是[姓][名].com还是[名][姓].com都被注册了。几年间,我无奈地看着[姓][名].com的一口价飙升,再变为和[名][姓].com一样不设一口价。

aiexp所对应的com域名,不用说88.8888万,就算是零头0.8888万我都完全不会考虑购买。同样的,我也不会支付成千上万来购买我的名字拼音.com。在这些域名持有者眼中,我属于这些域名所对应的“终端”,可以花大价钱收走这些域名,可是在我看来他们忽视了支撑域名价值的核心来自于域名所对应的网站能够创造多少财富,而大多数非盈利性的个人网站的支付能力是相当有限的。现实是残酷的,个人的理性是无法对抗充斥着不理性的市场的。只要持有者不愿意以合理价位出售,域名的唯一性便会令我永远无法获得它们。

吃一堑,长一智,逐渐地,在这些经历中我意识到为未来提早准备域名的必要性——域名就是互联网中的土地,尽管它们的理论总量近乎无限,但现实中可开发利用的是有限的,甚至是稀缺的。虽说当今精品域名的价格已经相比10年、20年年翻了不知道多少番,但在我看来依旧比土地便宜多了。当然我不是指我要做一名域名投机者(毕竟低价获得原始股的时机早已过去),我只是不希望为未来更高价格的域名买单,更不希望成为高价也买不到好域名的冤大头。基于这些思考,过去几年里,我利用闲暇时间关注着域名市场,并逐渐地实现了自己对域名布局的期望:在未来我可能从事的领域中,域名不会成为我的绊脚石。